查看: 1356|回复: 0

夏夜感

[复制链接]

1

主题

2

帖子

317

积分

中级会员

Rank: 3Rank: 3

积分
317
发表于 2017-12-2 14:02:0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夏夜,微微萤灯,青青幽草,蝉鸣蛙啼,约约小径,披月光浮。

旧台楼阁上,婆娑帘卷,夜不眠。油灯侧,檀案边,叠叠书简,轻轻狼毫,挥墨宣纸,望窗边。湖上波澜,拍沙岸,云崖暖,铁锁不寒,风吹林,如猛虎,蹒跚下山,似卧龙,曲脊伏山,啼嘶万里绵延,隐隐见,昨春酒社,破牌步,不新鲜。忽卷地来,尘沙起,散天边,滴答雨,小小声,顺沿檐,天公怒,风雨并驱,起身来,关窗拉帘,静静里,冥冥中,飞沙来时,雨如砚墨,浓遮满天,鸬鹚飞,蛙不叫,池中荷,点点清凉,摇枝残影,雨雾围,失落夜影。

      却看那头,舟泊处,无人牵,自漂湖河,远随不见。那人家,草庐边,积薪湿,牲圈里,畜窝上,石槽前,水积池坑,洼洼泥沾鞋,草顶上,纷纷落,堆门前。这苇塘,雨凶逞水,斜打水晕,一片闹杂,这鱼儿出水,似百年龙鲤,溅芙蓉,欢腾闹,尾朝天,池中舞。怎的个“攀荷弄其珠,荡漾不成圆”,只怕”荷花娇欲语,愁杀荡舟人“,到头来,轻轻一点,只是个”夜梦扁舟花底。香满两湖烟水“。

      吾那石梁茅屋,却有弯碕,听流水溅溅,思度西陂,也不知连雨春去,不晴但雨,才方觉夏深,菱叶萦波,不知荷飐风,再看荷花深处,小船却不通。人家“自在飞花轻似梦,无边丝雨细如愁”,夏偏是卷雨带风,非赛那春,赛的是比春还猛,赛的那水波澜,荷摇摆,鸬鹚飞,赛的那人闭窗,忙卷帘,船自离,赛的那人家雨水塘,洼洼坑,沾草鞋。

      幽幽小灯,微微明,残光透窗现,子衿“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”而未眠,新雨来潮,自观明,如此奋心,淅淅沥沥风雨微,雾随云去,寒气末,不心凉。鸬鹚回,荷重现,船未漂,只是静伫来,伴那一夜,坑洼不点滴,平平静静,鲤鱼不戏水。

      吾友为夏,真诚粗犷,坦白一切,不是春夜般娇娇滴滴,也不是秋晚样憋憋沉沉。一夜,他从静谧中欢闹,闹了个尽兴,才悄悄离开,迷离扑朔,却又明朗开怀。一夜,他在黑暗中觉醒,施舍那些在春天里滋润不淋漓的花花草草,他总是提着个金樽,泼洒在渴望之上,在我们陶醉中,他又离开了。

      一夜梦醒,丝丝清气,他好像从未来过,但又曾经来过。

明夜夏,依旧……….
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